• 樱花 - [过的]

    2010-04-08

    去拍樱花的那天好像很阴,记得去年也是阴天。阴天看樱花,听上去也不错。周二的中午吧,人也多,这么好的路,附近的人没道理不来走一走。

    我带着外外去的,拍了很多樱花树下的人。站在去年的角度,又拍了街道。年年如此,十年后,不知道照片里的树木和人们的打扮可会有什么变化。啊,那个时候外外恐怕已经不在了,赶紧捏住伤感的源头。

    我拍路人,自己也是路人,不小心就入了箱子妈妈的镜头。晚上箱子看照片把我给认了出来,是傻乎乎的蓬头垢面照,实在有碍观看……

    (阿姨拍的我。色彩饱和的樱花群)

    我的相机,阴天就死了。

    那就当它有种死去的美吧……

  • 大概是从这个礼拜开始,南京进入细雨蒙蒙季,不冷不热,潮湿有雾。不落雨的时候,地也是湿的,人也是。

    我还满喜欢,它是从漫长的寒冷到漫长的炎热,必经的一截短暂小光阴。是长途旅行中无名的小站台,可以暂时奔逃下车,人在季节的羁绊之外,放空存在一小会儿。

    我们在晚上十点溜狗。雨丝和雾气笼罩整所园子,是恰好不需要打伞的湿度,就这么走走。狗先生们的小爪敲打砖面,植物和房屋有种润泽的安静,万物有灵且美且乖。

    或许没有春天,不过这样的天气,每年都会有,大概算是两个季节交接班所花去的时间吧。这是紫萼疯长,结香落败的时候。紫萼是在热天下开出的花,而结香在最冷的时候盛放。我看它们都属偏执类植物。

    在简单的人看来,生活是眷恋着季节转化在心里发生的细微撩动。但是我对无数人厌恶的冬天并没有那么厌倦,偶尔的恶劣天气也是可以接受的,不至于遭人骂骂咧咧。只是,如果世界上真有“天气管理员”这类职务的话,就麻烦他在该降雨的地方降雨,令沙尘暴少一点,烧秸秆的焦味少一点(哎,这个恐怕天气管理员也管不了)。

    每一天在池塘附近看见紫萼泛白的绿叶,都和前一天不太一样。叶子总是比昨天更大,纹理更深,更妩媚。时间如此清晰的刻度在这儿,我从不停变化的它们身边走过,也察觉了自己的变化。真让人又喜又悲。

    (图片来自IPATTY)

  • 影子被爱神之箭射中,而人则继续疏离。

     

  • 有些时候,当我被困在某个环境中,我也想我的影子侠,可以去做他喜欢的事情……

    以前他会去打怪兽,现在,也许不过是偷偷溜出去吃一枚甜筒而已。

    想到我不能做的事情,他都帮忙做了,我也很高兴。

    虽然,偶尔,当我想吃甜筒的时候,他却跑出去打怪兽……

    (作者:Wanze )

     

  • 深深地把自己像茧那样裹起来的冬天终于要过去了。虽然在不断生长老去的人生奔途上,每遇到春天,心里还是会发出嫩芽来。

    所以,比起少年心中的那个少年来,我更喜欢年龄渐长的人,用其他方式表达出内心的少年。

    这就好比,我更爱寒风下藏有的春意,更爱三杯鸡里的九层塔叶,更爱Gontiti这两位外表粗糙的中年大叔,用吉它拨弄出的,心里嫩嫩的温柔芽。

    适合与春日并肩同行的小曲。

    《GONTITIスーパーベスト》(点击欣赏)

    专辑:Mikami和TiTi的两人组合于1978年在东京大阪市成立。

    以完美的演奏技巧和奇妙的组合搭配而成为日本乐坛最有声名的演奏组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