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各自小旅归来。周末在INCAFE玩~ 

    吃好的,瞎聊天,乱拍照,揉土豆。这些个清爽阳光的姐儿,穿起工装裤来,都好美的。

    我们这个时候还不知道,花花小朋友已经不在了。花花是原子救助后放在农场养的小草狗,它的妈妈生下这窝不久,就被狗贩子毒死偷卖了。一窝狗崽没吃的,只有老大花花活了下来。可是春季多交叉感染,小奶狗终没能走过这段路……我们这个时候也还不知道,第2天,皮蛋小朋友就要成为新成员。

    皮蛋是出生四十天的雪纳瑞,姑娘家,羞涩美好,还处在哼唧和慢爬阶段。

    皮蛋和扑土的相遇,就应该是这个时候,简直就像约好的,我想。

    晚上和shuwua电话,我说你要听好消息还是坏消息。一说坏消息,我们都哭鸟。好消息是皮蛋的加入,我们来不及伤心,就要向她张开怀抱。

    花花再见,皮蛋你好。从今往后,一起好好过~

    生命的道途上并不存真正的平等,有强大才有弱小,有新是因为曾经的旧。所以,我们接纳新的同时,也眷恋着旧。万物新旧交替,世界递进存在。某种意义上平衡就得到了保持,不人为破坏,也尊重每条生命各自的意义。有这种想法,可以保持心理上的坚强。

    免费相册

     

    她们好美。笑起来也善良。照片现在新的,以后是旧的。

    我们爱土豆皮蛋豆豆花花米罗lukeKK外外……谁能看出我们到底拥有多少条狗?

    ******************************

    ps: 最近大巴好像对留言也要审核了,好多人留言上不去,上去了也不显示,就是要等。我们慢慢会习惯大巴折腾人的这些伎俩!

  • 算做给自己礼物的小木凳,是在一家老家具店搜来的。

    这个凳子,腿是外八撇的,好像被削过的小羊腿,刚学会走路,摇摇晃晃的立着。容貌虽老,却分明一副憨态。它怯怯立在家具店一角,然后“咩咩”叫着被我牵了出来。

    旧人旧物旧事旧时光。总有一天老得忘记了它们,但是味道还在。

    当然有人不理解,他们不断活在新世界,向前走,爱时髦。时光的门在他身后关上,一扇一扇,他们浑然不觉。他们体会不到,时光滴答,返身走回几步的曼妙,旋回的舞蹈是最美。

    免费相册

    (我也拍了,但是茶的相机能够更好展现木头纹理)

    免费相册

    免费相册

    旧家具里逛,就是返身,旋回,乐趣无穷

    又在扮演童年的扑土……

     

  • 就要旅行回来了 - [旅行]

    2010-05-11

    旅行过生日去了。

    上周末就出发,杭州四天。四点就被窗户前面蹲的鸟喊醒了。第二天打算用硬面包砸它,结果它没叫。一个老太扯着喉咙在楼下喊。喊完就消失了…… 原来是轮班制的。

    醒的很早。推开阳台,闻见树和山的气息。大概还有鸟屎? 吃早饭,走路,住在森林边上,拐个弯就入了深处。

    明天回家。在这里很高兴,回家也高兴。

    慢慢写来。

    ***************

    网残,明明是昨天的日志。今天才上来。

  • 在麦田,望见童年,和一个男娃子……

    演员表——    扑土演童年/   shuwua演守望者/  男娃子演男娃子

     

    5月5日立夏。立正的立,夏天的夏。意思就是,立正之后,夏季开始漫长的行走。

    又下雨了。半夜她们分别登上火车,去台北的,还有回北京的。在雨声里迎来夏天,具有某种仪式感。节日于我本来没有意义,但因为你们假日之后的离开,所以立夏这天也显得有些分别的意味。反正,所有的道别都是暂时的,和春天,和你们。这样想,就高兴了。

    屋子里放了久石让的音乐,然后我去房间里抹席子、收衣服、搬凉被、带植物去淋雨。久石大叔的风格,这一曲温柔,下一曲恢宏,像夏天的节奏,热浪虽猛,晚风也柔。《summer》就是那种风,可以把我们胸中的湖面轻轻吹皱,再回到平静。

    这里闷湿的夏天,长达半年。难免让人颓、疲倦、粘腻。也只有在这个季节下,我们吃西瓜,冰淇淋,冰镇酸梅汤,洗完澡朝身上抹爽身粉(在同样粘闷的越南,我就这么干的),路遇蛤蟆尊,泳池里像水底生物那般耗掉晚间……这就是夏天。

    我的夏天,度过的时候都有不耐烦,回忆的时候,又是健全幸福。一年又一年,夏和冬,作为南京最持久的两段季节,它们已经和城市缝合在一起。不喜欢也是不可以的,它们就是我的标签。还有你们的心意,也是季节里的一部分。

     

  • (摄影师/中国茶     玩主/问问和外外   地点/茶家附近的山)

     

    说要做一条蓝碎花的裤子

    她从天蓝里舀出的一勺蓝

    又加了湖水 和  青草

    也许

    还有我不知道的浆果

    总之

    这是个关于颜色的秘密

     

    娘按照魔法书写的去做——

    加入茴香 和 狗舌草花籽

    这是我偷看到的,

    麻脸月亮和我挤在一个窗口

    附近还有很多伸直了脖子的鼠耳草

    它们让我想打喷嚏

     

    终于

    繁缕  静静地  开了

    娘大声说

    哎 不是 狗舌草花么?

    去他的森林魔法书!

    反正 繁缕比狗舌草花美

    …………

    于是  我就穿着那条繁缕花盛开的蓝裤子

    走来走去 走来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