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世界末日会在什么情况下降临呢?我想如果可以的话,就请它在全人类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无声无息到来。一瞬间,刚刚还在酣睡、寻欢、超速驾驶、盗窃、表白、上网写博的人类……统统消失。听上去就像什么咒语一念,白光一闪,一场有史以来最长的魔术戛然而止。

    不然很麻烦。谢幕的、求生的、赶着做最后一件事的(如果是自杀,倒也干脆)。和S聊到世界末日该怎么逃窜。S说:“飞船票太贵。还是往地下逃吧。人防挖洞。”我说:“地球都没有了,你就等地震吧,掉得坑比人防挖得深多了”。S说:“好吧,实在不行养头呆鹅,骑一阵子” ……

    真是末日临头,要还能保持诙谐就好了。

    比世界末日更可怕的,是阶段性灾难(人为或自然)。大江健三郎在《康复的家庭》中写广岛被炸,死伤遍野。救助伤者的重藤博士安慰年轻医生说,“你只要翻过一座山,就能看见绿色的田野。”年轻的医生却转眼吊死在房梁上。而无数当时的生还者,在日后的人生里也在忍受着漫无边尽的折磨。这样的伤痛毕竟还是无法痊愈的。它不停留肉体上,就驻扎在内心中。

    “你只要翻过一座山,就能看见绿色的田野。”自然也没有错。但是对于许多人来说,那样一座山,几乎一生都翻不过去啊。

  • 快回来看星星~ - [旅行]

    2010-03-05

    上个礼拜买了一本天文书。看星星的愿望是从某年去北疆禾木村的夜里诞生的,没有灯光的草原上,我们掀开哈萨克人的帐篷走到河边,气温非常低,向主人借了两条棉袄裹着。眼睛还未能适应黑暗,只听见喀纳斯河水急速流淌的声音。白天,我们租了2匹马想要骑到禾木,却被带到马主人家里,他死活不再赶路,倒不是热情,而是想让我们多住一夜,就多付一天的马钱。开口就几千块,被我们一口拒绝。

    莫名其妙被拖到野外一个帐篷里,前后不着路,心情是焦虑的。我和Wanze本来也没有心思去看什么夜景,但是走出帐篷一抬头就被满空的星星震惊了。我好像已经站在世界的尽头了,无数颗星星向我涌来。那种盛宴下的孤单感混杂着对人的失望。接下来的事情心里还没有任何主意,这肯定是旅途中一个让人不愉快的夜晚,哈萨克人怕我们跑,扣了我们的旅行背包,我们说要去看星星,他料想我们也跑不远,就放行了。

    那个时候我就想到拥有一台望远镜的重要性。即便是站在离银河这么近的世界边缘,我还是想把已经很清楚的事物,看得更清楚一点。(事情后来朝好的方向发展而去,在此不累述)

    几年后的又一天,我在茶家后门的山上看见了月亮,我想这个地方,夏季来看星一定很不错。喀纳斯河边的星空未必还能遇见,即使遇见,感受也不会相同。星空变换遵循着规律,而看星空的人,却没有规律可以遵守,只能寻求偶遇。

    像这样,能够在自己家屋子里,一边吃晚餐,一边看星星的,是让人羡慕啊。

    此房位于日本一座叫小浜的城市。每个房间之间都有庭院,白日晒阳,夜晚赏星。有时候规律也是人创造的,可惜你我都没有这个条件。

  • 以前读书流于情节。现在觉得读书的乐趣在于一环套一环,从书中得到新信息,再去寻找、获取、将好读之行为延展下去。一本书会读完,而信息不断。

    读书的目的也未必一定要把自己扩充成为多么广博的人,我没有那么大雄心,也不聪慧,又懒到不做笔记,无数动人的细节亦会随着时间流逝淡出体外。有时候我把过去的旧书再读,因为忘得干净,又获得一份惊喜,也算是赚的吧!

    只是通过学习,会对世界之无限产生一种心悦诚服的尊敬。怀有这样情感,使做人做事的方法都有了长进。

    我看蒋勋老师的《孤独六讲》,他说人还是要孤独一点,可以做出好多事。儒家不讲孤独,觉得孤独的人不够完整,五伦关系也在阐述生命彼此的关联。可无论你家庭多欢乐,爱情多滋润,孤独一定存在于内心宇宙的某个角落。偶尔用它来做点事情,也是很好的。不过度沉迷其中,它就是日常生活里的分节点。

    所以荤食与素菜,阴天与晴日,群乐与私聊,君子与小人,生存与死亡,喧嚣和寂静……一个事物总是相对着另一个事物而产生,有正面必然就有反面,一切都是创世之初设定好的呀。我们活着,无非是和这些正义词,反义词们做着游戏嘛,有时候难免会碰到玩不过去的环节,气完再玩也是可以的。

    正所谓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图片来自日本摄影师 TA

  • 过年之前,在北京有愉快的几天。就好像是这个愉快新年的小前奏,完满宜当,节奏正好。

    吕家营旧家具市场那一日最冷。我和树娃吃了一锅羊才敢走上街。过年前夕,吕家营是座空城。风又凶残,羊肉的热量很快被消耗。我俩只好顶着一头乱发,叫着苦继续步行。偶尔看见枯树下或笼子里的瘦狗,也是凄惨得不行,同病相连哇,希望它们也能好好熬过这一天!

    推开旧家具店的门,摸黑看好一会儿,老板才从很深远的地方钻出来,也许是从灰尘下冒出的古人也不好说,哗啦一下开灯,也满吓人。我在小店看中一张“面条柜”,一堆残家具里它猛然跳进我眼,立刻让人心生温柔。店主要价2万,我被吓得暗暗后退,手上还依恋着柜子光滑的木色纹理。虽买不起,“过我眼,即我有”的心意却一直在,更何况我还那般温柔的抚摸过它。

    就这样吧,面条柜君,让我们记住彼此好了——无论你在世间如何流转,也曾经被我真心实意的摸过啊!

    面条柜,我光顾着摸,忘了拍啊!

  • 昨天在莱茵家吃吃喝喝看照片,玩蛋糕(蛋糕长得太像瓷砖了,忍不住想贴啊 ),听她说旅行故事一直到半夜。 托斯卡纳太美,无论有没有阳光。旅行里的遇到的荒诞,听她说起来充满了喜感。 

    用她20年的法压壶压扑土的咖啡,不透明的壶,我只能凭感觉放粉、加水、浸泡⋯⋯ 没有奶油的日子,咖啡也很醇香。 大概是我们集多人之力甩磨了一盒咖啡粉的缘故吧。

    吃莱茵用意大利番茄干做的牛肉番茄,吃出了奶酪的味道,晚上的味觉充满了想像力啊。

    北京没有以为的冷。早起喝热水的时候,下雪了。

    回来了。补上次吃的“黑方蛋糕”图。那天没带相机出门,小小遗憾,SHUWUA订的蛋糕上有莱茵的名句“北京欢迎您”。听说原本想让店员写上“北京欢迎你丫的”……S小姐担心把店员雷倒,遂作罢。实物是亮光的,太卫生间瓷砖相了! 可我们个个都吃的满香。因为不甜,酒与黑巧的融合,让饭后的肠胃,不感到油腻。

    标语我没舍得吃,希望莱茵今天拉开冰箱门的时候,能把它干掉。不然也太伤感了……

     

     

    手机图一张,在微博已经发过了。可以比较下实物图和广告图的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