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卡尔维诺小说 - [听来]

    2010-01-27

    有这样一个镇子,做什么事都被禁止了。

    现在,因为唯一未被禁止的就是尖脚猫游戏,所以镇上的臣民就经常聚在镇后边的草坪上,成天地玩尖脚猫游戏。

    因为禁 令被制订的时候总有恰当的原因,所以没有任何人觉得有理由抱怨,也没人觉得受不了。
    几年过去了。有一天,官员们觉得再没有任何理由禁止臣民做这些事了,他们就派了传令官四处通知人们一切都开禁了。

    传令官来到老百姓喜欢聚集的那些地方。
    “听好了,听好了,”他们宣布,“所有的都开禁了。”
    但人们还是玩尖脚猫游戏。

    “明白吗?”传令官重申,“你们现在可以任意做想做的事了。”
    “好的,”臣民们回答。“我们玩尖脚猫。”
      

    那些传令官一再地提醒他们的臣民,他们又可以回到他们从前曾经从事的那些高尚而有用的职业中去了。但是老百姓都不愿听,他们继续玩尖脚猫,一圈又一圈,甚至都不停下来喘口气。

    看到他们是白费劲了,那些传令官就回去禀报上面。

    “这很容易,”那些官员们说,“现在我们下令禁止尖脚猫。”

    人民就是在那时开始反抗的,杀了很多官员。

    然后人民分秒必争地又回去玩尖脚猫了。

    (译者:毛尖)

     

  • 床应该怎么放 - [听来]

    2009-11-27

    课上,讲师悲愤地向我们举起了他又红又肿又破的拳头。

    事情是这样的。早上,他做了个有暴力倾向的梦,梦见自己往死里打着陈奕迅,打得很过瘾,但是手很疼。一睁眼他发现自己正在用手捶墙,正是被疼醒的……且在未醒之前,他已经把自己疼到飙泪。

    在这个清冷的早上,我的讲师,他擦干眼泪,忍着巨痛,下床,把床挪到房间中间,抱着血肉模糊的拳头,继续睡过去了。

    “所以,同学们,我发现把床放在房间正中央的位置是最安全。”我的讲师说,他擦了擦眼角,“现在我们开始上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