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一炉烧饼 - [吃的]

    2011-10-02

    与友逛古玩市场。逛着,饿了,站等路边一炉葱油烧饼。男掌柜卷了袖子朝壁炉上贴面饼。“吧唧,吧唧”,湿面饼子和炉壁贴面的声音在我心里响起来。大概等了5分钟,气味散在空气里,烧饼炉子边围聚了更多的人,大妈老叔小姑娘,还有外地赶集的,急等着怀揣烧饼直奔长途车站。

    烧饼好了,取一个啃起来,热气熏鼻子,香味扑进嘴巴。刚出炉的烧饼气势不可挡。只是这市集上的烧饼,酥脆劲似乎还差点,不如家门口巷弄里的好。那家的,一口咬下去,唇齿仿佛经历了千层面皮,最后才上下合在一起。芝麻面皮葱油,都从着千层的间隙里,喷出香来。

    简单一块面饼,微妙的口感都在芝麻下藏着。

    小时候总是饿,觉得黄桥烧饼,鸭油烧饼抵饱。现在吃的东西多,觉得还是清爽芝麻烧饼更耐食。

    古代烧饼多有馅,各地风味有所不同。明代宫廷厨子山东人多,后来清代的宫廷菜便是满人的食俗和鲁菜的结合。有种“小肉末烧饼”,猪肉末炒碎了以后,和盐、胡椒粉相拌为馅。民间的烧饼种类就更多,韭菜、萝卜丝、枣泥、红豆、肉、粉丝……能想到的馅都能做成烧饼。

    我怀念的是基础款烧饼,可以通关大江南北吧?烘焙面皮至起酥。研究下来,唐代的胡饼也是无馅的,用清粉,芝麻,盐,油,碱面做成。微咸,无馅。白居易说胡饼“面脆油香”,说的就是基础款烧饼。吃得是个香劲,“面脆油香”也是一门传统的技艺。

    《老残游记》里记:“园子里面,顶着蓝子卖烧饼油条的有一二十个,都是为那不吃饭来的人买了充饥的。”这倒和现在差不多,吃烧饼的人,都是为了某个钟点里,半饥的填充。烧饼是干粮,好携带。路人们走着饿了,抖开布包袱,拿出烧饼,就吃了。过去,冷烧饼不脆不香。现在有烤箱,放进去烘烤5分钟,就和刚出炉的一样。

    前几日在扬州街头吃早餐,烧饼夹油条。烧饼皮厚油鲎,易饱易腻。失望之下,只有更怀念,童年街头的烧饼铺子,男的揉面,女的贴饼,煤块在炉底烘烘热着,铁钳一拨,星火直冒。沿着炉圈排开,码放整齐的芝麻烧饼们,长的咸,圆的甜。一口咬下,真正的“面脆油香”。

  • 极简菜之菜谱 - [吃的]

    2010-01-28

    有天晚上在家做了这个菜——咸蛋黄豇豆。

    是看欧阳应霁的菜谱赚来的,我觉得品尝他的菜一定没有看他做菜的过程那么爽,有间那么大的厨房,超级冰箱,茫茫厨房之中还有一个硕大的料理岛。简直是美食家们的终极梦想。不过也不是非要那么大的地方,这道菜是他在素食朋友家做出来的,天下的素食者比肉食者难伺候得多,他们以食草木为生,而草木要在无肉之下弄得有声有色就太难了,据我所知,素食者的饮食要求比谁都高,因为他们天生患有饮食洁癖啊!

    喂养一位素食者的难度可想而知,我说的对吧,那谁?

    极简菜之菜谱:

    豇豆一把、黄油10G、咸蛋黄2枚。

    黄油起咸蛋黄,搅拌成泥。

    倒油炒熟豇豆,倒入咸蛋黄搅拌,淡的话,略撒小撮盐。

    起锅!好吃的要命!

  • 秋物 - [吃的]

    2009-10-10

    秋天最好的一件事就是吃毛栗子。

    粉甜的栗子肉里有种属于秋日晴天下,干爽又暖和的味道。很多年前,桂花糖炒栗真的能吃出桂花味。我觉得它们正是此季最美秋物组合。而现在,如果能吃到一枚干净完整,没有黑斑蛀虫,一掰开壳就光滑滚落的栗子肉也很了不起啦,至于说那栗肉里的桂花香,已经是一种依稀的味觉了。

    我们去的查济古村到处都长满了栗子树。逆流而上的溪水边,农家的院落里,盘山路上……经常有带着一身刺衣的栗子从高处跌落。谁被砸了也不懊恼,满心欢喜去摸里面的果实,装进衣兜。当然桂花也很多,这里的桂树即使不大,花也出奇的茂盛。

    旅行之前,扑土排队帮我们买了一包炒栗,我们边行边吃,填补了赶路过程里枯燥的心。一路吃栗,有人向我埋怨:怎么排泄物里全部都是栗子味啊!而有人则因为吃栗太多出现便秘,就连两位狗先生,粑粑里也尽是没消化完的栗子……可是当我们归来,每人手上又拎了一大袋栗

    好吧,拉栗子屎,便秘……怎么样都没关系。重要的是,在充满了柴火味的小村庄,我心爱的栗子和桂花终于重逢了啊。

    巴巴变淘宝相册,网络相册

    巴巴变淘宝相册,网络相册

    闻见栗子就激动得发抖的外外。眼神里正是坚定。

  • 番茄是万能的 - [吃的]

    2009-06-11

    番茄这种没什么了不起的家伙,我原本是不爱的。圆头圆脑,有时酸,有时又无味。而且皮到底是吃还是吐,每次都让我拿不定主意……

    两个人生活以后,就慢慢潜心发现一些基础美食的好处。世间蔬菜的存在,都是有自己的道理!番茄炒蛋做的好也不错,还有糖渍番茄,是夏天露天吃烧烤喝啤酒的最佳小食。番茄和瓠子烧也可以,不过感觉很容易糊到一起去。

    最最无敌的应该是番茄搭配牛肉,如果加进青椒和蘑菇就更美。不过主角不是牛肉也不是青椒,就是番茄。我喜欢切番茄时下刀的果断感,有一股子“卡嚓卡嚓”劲,说实在的,就是拿着番茄什么都不做,光这么切来切去的,也已经很爽。说起切感,我喜欢的还有黄瓜、蘑菇、冬瓜一类既好摆弄,又带点柔韧劲的,有一次切到自己手指头,光顾着喷血止疼了,现在想想,可能切感也不赖的……(可能骨子里我有些雨夜屠夫的气质吧)

    还是说做菜吧!下图两个番茄是不同的,我们小时候吃的基本是左边那种,而如今几乎只能看到右边这种颜色的番茄了。其实左边的颜色才是真正的番茄本色,今天逛菜场的时候偶然看到,抢了回家,煮起来有种真正的酸劲,很过瘾。而看上去好看的番茄一般都不好吃,这是从妈妈那里得来的一条常识。

    它们不是双胞胎

    简单的番茄牛肉盖浇饭

    材料:最新鲜的番茄  有机青椒 牛柳丝

    调料:糖、盐、台湾味全酱油、黑胡椒碎

    做法:牛柳丝煸一下,盛出。煸番茄,青椒,适量水。加盐、糖、台湾酱油。煮啊煮啊煮……最后撒黑胡椒碎

    好了。

     

     

  • 晚饭吃的麻辣香锅。

    货色则是吃户们自由选择,将喜欢的食材扔进一口麻辣大锅,然后在旺火上炒啊炒。无论扔的是什么,端出来的锅似乎都差不多,又黑又油,漂浮着几根生香菜。

    我扔的是青菜,莴笋,海带,螺肉,肠,千张,面筋,金针菇,牛肉……虽然可以依稀辨食材的形状,吃起来却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儿,轰轰烈烈一番,却感觉自己不过干掉了一口锅!

    由于巨大的麻辣和香料味铺天盖地,所以,无论你吃着多么奇怪的搭配,比如螺肉+牛肉,黄鳝+海带;再或者,半截小指头+一团头发,碎指甲+二两餐巾纸……再惊悚一点,就算厨师把一具碎尸丢进去炒,那也是不可能被发现的。

    因为天地寰宇之间,所有东西都是黑乌乌一团,而且散发着股油腻腻的辣味儿。 我喜欢的,还是那些模样清秀,即使不惊为天人,也蛮不在意只管做着自己的蔬菜们。

    那么,只好为这些葬身锅底的食物感到遗憾,不好吃也就算了,死相竟然这么难看, 这家“XXX麻辣香锅”店,我是再也不会去吃了,不尊重食客,不尊重食材,靠得一招半式蒙混过关,技法上不高明,态度上不真诚,倒是真正做到了——“麻辣香锅”,因为它只有这两样东西……

    待我悲愤的回到家中,浑身散发着麻辣味儿,导致家中两只恶犬以为我是从锅里爬出来的食材,竟然不由分说地向我扑来……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