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是复活节 - [在一起]

    2009-07-18

    今日赶稿,腰酸背痛,饥饿难耐。送上“火鸡”与你们分享。这是一只背上长了疖子,屁股也没切掉的“火鸡”,但是刚洗过,干净。大家蘸点酱油啥的,凑合着吃吧。

    火鸡兄也是有名字的:外外。

  • 不爱学习的K爷,今早在我们离家的情况下,跑去书房,把书架下层一整排书都尿了……

    这事它干的深思熟虑,竟然安排外外一直待在书房,待我们推门回家,它欢呼雀跃着在门口迎接。反倒是外外还在犯罪现场——书房里睡觉。

    抓罪犯其实很容易,将二位齐齐压在我面前。我指着整一排被尿的书,脸一冷,大声喝斥,“谁干的?”

    淫威之下,外外面无惧色,昂首挺胸。K则赶紧灰溜到书桌底下,躲起来,还贼怯怯的翻着一对大白眼——这就等于主动招了。

    我们家一般就是这么抓罪犯的。狗是会撒谎的,但作为一只基本可以分清是非的成年狗,它们再伪装,面对真相时,到底也是抵不过内心的虚弱呀。

  • 昨天我们家,碰到一件挺愉快的事。

    看嘛,这个世界就由愉快和不愉快组成的,碰见不愉快我们就傻了。愉快的,就忍不住想开瓶红酒庆祝。

    话说那瓶红酒我真的没动过,朋友到我们家来玩的时候想着要开,做牛肉的时候也对它起过念头。但最后,可怜的它一直被我们遗忘在角落里。

    但是,这个名叫“布鲁沙”的红酒,的确是我人生喝过最好喝的酒了。甘醇甜蜜,简直不象酒,我觉得它象我最近看到的童话里木民家喝的那种木莓汁……至于说木莓汁是什么味道,我也没喝过。我猜差不多吧! :)

    我们喝的时候,两位狗先生在一边啪嗒啪嗒滴着口水看着。它们怎么可能爱喝酒呢?我怀疑着把酒弄了点给它们喝。

    结果。两位狗先生忘乎所以用舌头把酒舔了个精光!哎呀,不仅如此,二位还为了抢几滴酒反目成仇,几乎打起来。差点把我的木莓汁给打翻。我不得不担心,再喝下去,可能要发酒疯了,只好拉架,劝说,把酒收起来。

    哎,很寒心的。我人生中的第一场布鲁沙木莓汁酒会,就这样匆匆,匆匆地收了场。

  • K 今天叼到了它狗生中的第一次飞盘。

    晚饭后。草地上。我们都没有预料到的情况下……它突然飞身一跃,准确的接住了半空中的飞盘。不是用手抓的,也没有撞在门牙上,而是用嘴稳稳地叼住。

    好像是梦中发生的事情,但是从此以后,它就再也没能成功过,它又做回那只啃草皮的狗。神奇魔法棒刚刚不过扫到了它的屁股而已。所谓“昙花一现”……

    还是以此博纪念一下,2009年4月16日傍晚7点,我也有过一只会叼飞盘的狗。

    (宝同学用5分钟的课余时间随手配了张小图)

  • 又被咬了。。 - [在一起]

    2009-04-14

    外外同学又被咬了。我都不忍心讲了,为什么受伤的总是你?

    散步的时候,一只全黑的拉布拉多跑过来一声不吭叼住外外同学的屁股就撕咬起来,泥坑里拖,半空中甩……把它当肉吗?胖是胖了点,可好歹是活的呀!!

    我,阿宝,黑狗主人一起冲上去拼了,才把外外救下来(K此时正在远处和只母狗打情骂俏,天杀的!)。

    外外惨叫着,血从屁股后面冒出来,赶紧送医院。剃毛一看,屁股上大小伤口至少十处。手术灯“啪”一亮,外外吓得腿都软了,整个扑倒在护士小姐身上。上药,缝针……它强忍着哼哼,动都没动。

    哎。我心都碎了。好吧,它不乖,不爱运动,不擅社交,作为一只狗,似乎很难在江湖上立足(如果它是猫还好些)。但我还是爱它,简直是朝着爱它的路上狂奔而去,无法收拾。这就是和一只动物一起生活四年的下场,无论它是什么样,对它的情感都无法选择。不爱猫猫狗狗的人们,你们不会懂的……

    我只能说,如果有下一次,我真心希望它上的是T型台,而不是手术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