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摄影师/中国茶     玩主/问问和外外   地点/茶家附近的山)

     

    说要做一条蓝碎花的裤子

    她从天蓝里舀出的一勺蓝

    又加了湖水 和  青草

    也许

    还有我不知道的浆果

    总之

    这是个关于颜色的秘密

     

    娘按照魔法书写的去做——

    加入茴香 和 狗舌草花籽

    这是我偷看到的,

    麻脸月亮和我挤在一个窗口

    附近还有很多伸直了脖子的鼠耳草

    它们让我想打喷嚏

     

    终于

    繁缕  静静地  开了

    娘大声说

    哎 不是 狗舌草花么?

    去他的森林魔法书!

    反正 繁缕比狗舌草花美

    …………

    于是  我就穿着那条繁缕花盛开的蓝裤子

    走来走去 走来走去

  • 四月遇见麦田

    艾草低头不语

    油菜花有了退场的念头

    但它也被邀请

    参加这一节 小小的短句

     

    紫藤还不是豆荚

    它只是一阵娇羞的香气

    过于女气

    不够骄傲

    我用那只短柄小刷轻蘸

    就将它涂抹在四月的耳边

    喂,

    你就这样跑吧

    赤着脚丫  张着嘴巴

    就像我们不长坏心眼的童年

    把一切毁坏

     

    麦子们  请就势倒下

    不必多想

    就像童年的后来

    没有头绪 东倒西歪

    于是渐渐变得  乖顺懂事

  • 左八这家伙天天在干吗?我也不知道,就看见他东一折腾,西一折腾,经常有好玩意儿。

    蘑菇出品的情人节小礼物。我也不说废话了,原文、更多图片在这里——蘑菇家居

  • 两位旅人 - [边玩边拍]

    2009-08-25

    巴巴变淘宝相册,网络相册

    黄昏时分  两个旅人 在茫茫旅途中 相遇  ——

    好象  今天的太阳是茶色的  

    也许是  马路的颜色太深  也说不定    

    是么。

    恩。

    反正很美。

    就这么说着,好象和马路,这两位旅人一前一后的上路了。

  • 我妈年轻的时候最爱穿格子,她的格子裙和衣,在箱底压了将近二十年,无论什么时候穿,都好看。我对格子留下了好印象。在柬埔寨看见当地最风行的格子巾,随手买了两条,一红一绿。旅行的时候扎就是风情万种女游侠,回到城市里戴,便是二姑娘进城来逛……说是心理暗示也有道理,毕竟在城市里穿成这样,路人扫来的眼神个个是奇异有力。

    在金粉当道的时尚风头里,我偷爱格子,虽然别的也穿,条纹、碎花、拼布、正经纯色……但对格子就是私情未了。周末出门去逛,和wanze各自买回了格子衫。我好像在MUJI又重新找回了被妈妈压了二十年的老掉牙格子。它们亮闪闪的挂在那,从衣服架上取下来,又有些黯然,但近看,我又立即掉入陈年的旧情。

    从前,穿来穿去,不过是学来学去。想着不被淘汰,其实也要被淹没,并没有不同。那么现在,既然我已落后时代二十年,倒也不怕别人笑我土,反正农妇穿格子,天经地义。

    农夫

    这件格子,其实像桌布、床单、窗帘……不过草帽一戴,就可以直接下田了。

    我依然喜欢它土里八几的纹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