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从每天一根胡萝卜,耳朵就这样一天天长出来了。决心变成兔子的它,更加奋力地吃起胡萝卜。

    “太厉害了!当粉色兔耳朵竖起来的时候,我们全家忍不住鼓掌。“正面看过去,就是一只兔子啊!”其实也不是真的很像,但我们都不说,它也不会知道吧。

    大概要吃一年的胡萝卜才能彻底变身为兔子。如果中间不能坚持,比如偷吃了妈妈厨房里的鱼虾,就会偷偷向猫变过去了。当然,猫也没什么不好,不过像兔子已经很奇怪了,如果再像猫……还是算了。

    为什么突然想变成兔子呢?我家狗有它自己的想法——兔女郎什么的非常时髦啊!

    我也很赞同:“她们真的时髦很多年了,不过……你看的是几几年版的《花花公子》?”

    终于还是忍不住吃了虾。吃了大半年胡萝卜的狗,太饿了。墙角放在锅里的虾,就这么捞上来吃掉了,连虾壳都吞了。当然好吃极了,简直忍不住要再吃一只。想到一年的坚持就要白费,再也变不成兔子,狗一边吞虾一边哭出声来。

    “不要紧的。”我温柔的搂着它说,“变成一只猫也很好的。”

    然而。长出来的兔子耳朵是不可能消失了,就像它屁股后面的马尾巴一样自然。用猪蹄子走路的它竟然开始学猫走得轻盈多姿。

    望着它古怪,并且很快将更加古怪的背影,我默默吃起了虾。

     

  • 星期五 - [童话]

    2010-12-03

    星期五说,我很寂寞,因为一到这个时间,大家就全跑光了。

    我很想摸着它的脑袋说,他们不跑光,我们怎么有时间好好待一会呢?

    从晚上7点半到午夜12点。空荡荡的,又星光弥漫的星期五。我和星期五。

    一到星期五就跑光的人,此时此刻他们不在任何一个星期几上。

    人们一旦离开星期几,好象就可以干很多神奇的事情。

    这个,也是人们都爱星期五,但是它一来就全部跑掉的原因吧。

    还好,我现在,有那么多星期五。

    随便挑一个星期五,离开,去做点疯狂的事就可以了。

    (寺田顺三)

  • 黑白国颜色 - [童话]

    2009-08-24

    第一份收集颜色的工作,诞生于黑白国的末期。那里也并非真的只有黑白两色,还有不同种类的灰色,它们夹杂在黑与白之间,带给世界更多的迷蒙。

    天下的物种大体分为三色,黑人、白人、灰人;黑树、白树、灰树;黑夜、白日、阴天……有人声称自己在睡梦中见到了彩虹,但他说不出“彩虹”,他只能说:弯曲、发光、不知道什么颜色。就连“颜色”这个词,也是翻阅古书才知道的。

    黑白世界的人们纷纷猜测所谓“不知道的颜色”到底是什么。他们的国土之外是一望无垠的灰色沙漠,相当单调。于是颜色收集家诞生了,他们是勇于穿越沙漠去寻找颜色的人,用毕生光阴路过了粉国、黄国、紫国、蓝国……走得越远,遇见的颜色国就越多,每次带回一种颜色,就已经很了不起。

    一位颜色收集家在异乡看见一张黑白水墨山水画,看上去非常像自己的国家,他忍不住流下了灰色的泪水,以致于模糊了这张画,他已经走得太远,看见了太多的颜色,外面的世界固然很美,然而没有什么比这张画更能打动他。

    颜色收集家们陆续回到祖国,黑白世界的人总算见识到“不知道的颜色”。他们按照自己的喜好,将天空弄成蓝色,树木染成绿的;泥巴是褐色,是为了在上面种满彩色的花朵;为了协调,他们又将大海也弄成蓝色,还给不同种类的鱼穿上许多奇怪颜色的衣服。猫和狗的颜色也一度五花八门,后来顺着大多数的人习惯,保留下有限的几种。

    对黑白国存有固执情绪的保守派,后来都靠黑白电视机追忆往昔。

    一些对颜色有着独特天赋的人,成了画家,他们有为某种东西上颜色的权利。

    还有人喜欢用颜色来表达情绪。快乐的时候说,“今天我很粉红。”;精力充沛的时候说:“你看上去是绿的。”; 很累的时候则可以用土黄来表示。颜色与心情的搭配也充满了变数,一些时候,粉红也可以用来表达忧伤,比如在粉红里加上一点点灰和橘,啊,立刻就让人伤感起来。

    当五颜六色组合在一起的时候,就形成了彩虹、彩虹糖或者彩虹气球之类的东西,那样的效果非常振奋人心,我想,一生中能看见那么多种色彩,这应该是某种类似于幸福的感觉。

    巴巴变淘宝相册,网络相册

    [ 本人首度尝试用电脑上色的小画一副。感谢wanze同学百忙之中抽空辅导各类电脑“画具”。另外,这个故事最初的念头起源于夏绍虞那张粉红色忧伤的墙画。如此,事物之间的联系很奇妙,有无数共通的可能性   :P ]

  • 不甜圈 - [童话]

    2009-07-02

    盛夏,甜甜圈依然可爱。不过它太甜了,因为人们总喊它“甜甜圈”的缘故。

    我试着做一些不放糖的甜甜圈,放在夏天的冰柜里。“这是甜甜圈吗?”人们走过的时候问。

    那么,放鱿鱼丝和海苔的甜甜圈,当然不甜,它们是咸的,闭上眼睛还有海风的味道。

    另外有开蘑菇伞的圈,遮阳;朗姆酒的圈,吃两个,就醉了;腌制的树叶圈,舌头也会变绿;萱草的花瓣正是最香美的时候,可以当馅,把蚜虫冲掉就好。

    我还能想出来一堆。但是不甜圈并不好卖,人们不喜欢吃什么海风,一听说蚜虫脸色都变了。他们走很远的路,流着汗也要买甜甜圈。

    我不怎么爽,但仍然坚持做不甜圈,一个一个圈,堆得老高。

    旺夏的时候,终于有一些人跑来买我的不甜圈。他们是森林里的细脖子小人,每个人都向我买了一只不甜圈。

    我看见这些小人把不甜圈套在脖子上,高高兴兴走向对面的大海,扑通扑通跳下去,欢快地游起泳来(因为不甜圈不会融化嘛)。

    接下来的这个夏天,生意相当不错。不甜游泳圈在森林里风靡起来,终于成为细脖子家伙们的最爱。

    IMG_6451小-免费相册

    为了弥补火烧云的失败,我还是画回自己的强项吧。。。。怪物。

    PS: 跟大家推荐下多纳的甜甜圈。我喜欢的当然是里面的不甜圈,昨天买了一盒,很好吃。它们是摩卡、黑巧、鱿鱼丝、提拉米苏、香蕉。可惜它们不能当游泳圈,因为我们脖子太粗了……

    IMG_6402  小-免费相册

     

  • 33岁的花园 - [童话]

    2009-06-08

    今天是W先生的生日。

    他也不是总喜欢过生日,反正也没有人送他礼物。他已经过了很多个生日,却一直一直都在过33岁。

    “33” 是个非常美的数字,至少从线条上看很性感。如果只有33岁的话。那么W先生还需要做很多事——他要成为一名建筑师,住进自己盖的房子,有一个漂亮情人,种很多的辣椒(他爱辣椒),再养一头山羊当宠物……

    由于这个愿望始终没有达成,所以他一直住在自己33岁的花园里。W先生在花园里散步,一圈又一圈(33岁可真不算是什么大圈,要我看来也就400米)。当别人都老得不象样子,他还是只有33岁。他偶尔干些力所能及的活儿,也会为了旅行而去别处晃上一周,但最后,他还是回到33岁的园子里,继续转悠。

    他在400米内放了一架望远镜,由远到近的事情都看得一清二楚。比如星星多了一颗,外国死了一个人,哪里又爆发了战争,他无一不晓。许多认识的人从他33岁的花园飞跑过去,“喂喂——”他喊,可是仿佛发生了天大的事,人们根本停不下来,一个挨着一个跑去远方。

    许多年后,曾经的朋友从天边给W先生寄来照片,他已分不出谁是谁,一些人去到远方后,就迅速的衰老了,成为另外一个人。而终年在33岁的花园里生活的W,岁月已经等他等得不耐烦,只好把他丢下,兀自离开。

    不过今天,W先生和一位永远30岁的女士相遇,彼此感到惊喜万分,她30岁的花园当然比他的小一些,却芬芳可爱,他们把两座花园拼在一起,发现足够建造房屋,种几排辣椒,养两头山羊也不在话下,便决心在一起生活。

    既然是真心相爱,也有了房子,辣椒和山羊,那么从明日开始W先生也要无怨无悔的迈入34岁了吧!

    PS :wanze 你生日快乐哟!